我们擅长商业策略与用户体验的完美结合。

欢迎浏览我们的案例。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印度宣布封杀59个中国App,透露了哪些信息?

发布时间:2020-07-01 10:03:05来源:财经杂志

  6 月 29 日,印度政府信息技术部宣布,以 “有损印度主权和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为由,宣布封杀 59 款中国 App,这些应用包括了抖音海外版、快手海外版 Kwai、微信、QQ,59 款 App 均来自中国公司。

  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时,Helo 和 TikTok 已经在印度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包括 Vigo(火山视频海外版)在内的其他一些应用暂时还可以下载和使用。印度官方公告中也并未说明会用哪种方式禁止这些 App 以及具体的禁止时间。此外,印度政府此番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限制尚未波及来自中国的资本,如有中资背景的印度支付应用 Paytm 以及外卖软件 Zomato 等均尚未出现在禁令上。

  一位印度高级官员在匿名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这些被禁止的中国 App 已存在很长时间并存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他还称,印度政府在做出这项决定之前已考虑了所有方面。

  针对印度近日宣布封杀微信、抖音等 59 款中国 App,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6 月 30 日回应称,中方对印方有关公告表示强烈关注,正在了解核实情况,中国政府一向要求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开展对外合作,印度政府有责任根据市场原则维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国际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中印两国在务实领域的合作是互利共赢的,这种合作格局受到人为损害,实际上并不符合印方自己的利益。

  腾讯集团相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表示,针对这一事件不予评价和回应。截至《财经》记者发稿,字节跳动和百度等相关公司也没有给予《财经》记者正式回应。

  资深科技行业从业者和观察家李军向《财经》记者分析,印度政府对中国 App 的限制措施可能包括但不仅限于:在用户购买手机时不再预装,印度本地的应用商店下架这些 App,用户只能通过转换其他国家的账号来进行下载,他认为,大部分用户会卡在应用商店下载环节。

  名单上的 59 个中国 App 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在中国已经有市场基础,复制到印度市场,如微信、微博等;第二类为中国公司针对海外市场推出的孪生产品,如抖音的海外版 TikTok;第三类是依靠印度市场成长起来的中国公司,例如跨境电商公司 Club Factory,目前已经是印度第三大电商平台,仅次于亚马逊和 Flipkart。

  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安全对于国家安全的影响等级一再提升。此前欧盟多次指出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安全隐患。几乎所有公司在面临类似指控时,都会强调对数据安全的重视,比如,该公司针对特定国家用户的所有数据都会保存在该国本地服务器中,不会被转移或滥用。

  李军分析,海外市场的数据确实不太可能被公司转移,因为性价比太低,来自印度用户市场的数据对于中国公司的最大价值,可能是用于海外市场用户数据分析。

  在全球互联网和科技领域,目前处于驱动者地位的是中国和美国,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市场空间庞大,但基础相对欠缺,缺资金,在技术、运营和平台搭建能力上也不够成熟,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持,但同时也对全球开放了机会。在全球科技行业里,印度被认为是最大的,最具有想象力的新兴市场。

  印度政府的禁令短期内对中国科技公司和资本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打击。长期来看,要想在这个可能有政策变数风险的国家继续开展业务,中国科技公司需要进一步调整姿势。

  涉及至少 6.5 亿印度用户

  当地时间 6 月 29 日深夜,大量和中国有业务联系的印度人,以及需要和印度合作方联系的中国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备选联系方式,避免由于微信被封杀导致的不利影响。

  漏夜准备应对措施的不仅是用户。一位关注印度市场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他们连夜整理研究了名单上的公司,计算出的数据是,这些 App 在印度的用户数量去重之后,有 6.5 亿。6.5 亿用户背后,还有大量已经在这些 App 上投放广告的印度本地企业及他们的员工。

  此次印度政府的封禁措施影响最大的可能是 TikTok,印度是 TikTok 最大的市场,移动应用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TikTok 在印度总下载量超过 5 亿,占据 TikTok 总用户 30% 以上。

  2019 年 9 月,UC 浏览器发布数据称,在全球拥有 4.3 亿多用户,印度是其主要市场之一,拥有 1.3 亿多用户。第三方数据分析公司 StatCounter 的数据显示,UC 浏览器占据了印度移动浏览器市场逾 23% 的份额,仅次于谷歌 Chrome。

  字节跳动旗下的 Helo 是一个提供 14 种印度语言的社交媒体平台,2019 年 7 月,Helo 称拥有超过 5000 万月活跃用户。

  今年 6 月,快手旗下 Kwai 已停止在印度运营,用户导入旗下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 UVideo,目前该产品在 GooglePlay 商店的下载量已超过 5000 万。

  前述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判断,这么庞大的用户体量,长时间全面封禁不太现实,而且,其中很多 App 目前在印度市场还没有成熟的替代品。对于科技公司来说,风险不会太大。

  不过,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他表达了强烈的担心。他对《财经》记者说,这一举动对中国资本投资印度的信心将带来“毁灭性打击”,“谁都不敢去一个动不动就说要封了你的市场。”

  近两年,中国资本十分热衷于投资印度市场。印度全球关系智库 Gateway House 今年 3 月发布报告显示,中国科技投资者对印度初创公司的投资额预计超过 40 亿美元。截至 2020 年 3 月,印度 30 家独角兽公司中,有 18 家公司的投资者中有来自中国的投资者。

  字节跳动一直试图将 TikTok 与中国公司分拆。今年 5 月 19 日,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为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 TikTok 全球首席执行官,“请 Kevin 来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打通 TikTok 的海外政府关系,独立运营。”

  禁止名单中还包括 3 款游戏 App,分别是北京智明星通旗下的《列王的纷争》、沐瞳科技旗下的《无尽对决》和一款小游戏社交 App《Hago Play With New Friends》。不过,目前在印度最热门的游戏《PUBG MOBILE》(也称“吃鸡”,由腾讯发行)不在名单之中。第三方数据机构 App Annie 数据显示,《PUBG MOBILE》在印度市场的下载量超过 1 亿,是印度月活(MAU)最高的手游。

  有资深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没有将《PUBG MOBILE》列入禁止名单,可能是因为这款游戏的研发团队是韩国公司,腾讯只是发行方。另一种可能性是,这份禁令只是第一份,后续可能会有第二份、第三份……。有腾讯游戏匿名业务人士则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腾讯专门为这款游戏做了针对印度市场的合规。

  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小雪长期关注印度经济和中国企业在印度投资,她对《财经》记者表示,印度在边境问题上理亏但又要安抚国内民众情绪,因此出台这样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禁令,说明印度不想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

  美国汇盛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则认为,目前印度政府的种种举动都表明要和中国切割,“印度可能会国有化中资企业在印度的投资。”

  不仅是手机 App,印度政府最近还在拖延中国进口产品清关。从 6 月 22 日晚开始,印度钦奈港要对所有来自中国货物实施 100% 检查(此前是抽查),要求提供额外的清关材料。钦奈港是电讯部件和设备的重要港口,很多中国公司货物都是从该港口进入印度市场。

  印度此举不仅损害中国企业利益,同时还引起美国企业的不满。苹果、思科和戴尔等美国企业的产品也受牵连,6 月 23 日,代表美国企业的游说团体美印战略伙伴关系论坛(USISPF)致信印度商务部表示,印度是在向寻求可预测性和透明度的外国投资者发出令人担忧的信号。

  今年 4 月,印度为了防外资抄底出台行政法规,要求对来自“接壤”国家的投资必须申请事先审核,此举被广泛认为针对中国。

  在印度从事中国企业投资法务问题的印度大恒竺成(Linklegal)律师事务所顾问李钦认为,对很多中国投资者的项目产生了延误等不良影响,印度政府甚至指示其驻中国的使领馆对投资者进行面试,让不少中国投资者唏嘘。他对《财经》记者评价,印度作为一个 1991 年实施对外开放政策的新兴市场国家,其政府和民众对于外资的理解仍任重而道远。

  中国公司如何规避长期风险?

  2019 年,一位中国投资人去印度考察,他回忆,在印度的一家咖啡馆里,至少坐着 10 个中国投资人,回想起那个场景,他说,“很像当年的中关村。”

  软银集团 CEO 孙正义曾经提出“时光机”理论——发达市场验证过的机会和模式,会在新兴市场重新出现。一些中国创业者和投资人带着这样的信心,投入到印度市场中,认为自己获得了“上帝视角”。

  但“上帝视角”也并非一帆风顺,2018 年,一些创业公司试图在印度复制一个“今日头条”,很快就销声匿迹,印度不少手机用户的信息获取需求已经被 Facebook 满足,且少有广告商愿意在新闻聚合平台上做付费营销。

  回到今天,TikTok、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等已经验证过的模式,确实受到了印度用户的欢迎,但他们都面临一个难题——流量变现。

  多位投资人向《财经》记者确认,印度市场虽然用户量很大,但整体付费意愿非常低,仅略高于非洲,很多公司在印度有不错的用户量,却赚不到钱。

  但开辟印度市场依然有价值。印度作为一个拥有 13.24 亿居民的国家,印度统计局数据显示 2019 年以前,年均 GDP 增速在6% 以上,2019 年降至5%,还是一个正在高速增长的大市场,这很难得。此外,如果能拿下印度市场,也能更好地开辟其他新兴市场。

  反观印度,印度政府也希望外部资本能够进入印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 6 月 24 日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大幅下调对印度经济增长预期,目前的预期为收缩 4.5%,此前的预期为增长 1.9%。

  就业率低迷是印度目前的一大问题,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发布数据称,今年 3 月印度就业率为 38.2%,为历史最低水平,失业率已经达到 8.7%,为 2016 年 9 月以来最高水平。

  目前,中印两国政府已经为边境摩擦降温展开磋商,事态正在向积极方向进展。但边境摩擦已经在印度国内转化成对中国产品的抵制。

  一名在印度经营手机配件生产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出售中国手机的门店已经用 Made in India 遮盖品牌 logo。另一位在印度本地的中国手机公司人士也提到,很多门店虽然是本地经销商开的,也担心有人打砸。

  有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预判,印度政府暂时不会对手机硬件行业做出禁令。包括小米、OPPO、vivo、Realme 等在内中国手机厂商,已经占据了印度手机市场 70% 以上的市场份额,目前也没有印度本土品牌可以替代。

  而且,这些手机厂商都已经在印度建厂,组装环节基本都在本地工厂完成,带动了印度的就业率。

  一位在印度的 vivo 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中国手机厂商是最早进入印度的商业力量,因此,这几家手机厂商的本地化都做得较好,日常的业务人员都是印度人,出了问题都可以尽快找人解决。

  这一点,相比刚刚进入印度市场不久,尚未来得及本土化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确实有一些优势。“App 被禁止,可能都不知道找谁来解决问题。”

  包括李军在内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公司的海外业务想要独立发展,至少要做到人员切割、数据切割、业务运营切割、IT 系统切割,只留下财务联系,未来财务联系也要尽量弱化,引入当地战略投资者,共享利润,在政府关系上也能提供帮助。

  李钦的观点是,鉴于中国基本的影响力,印度政府不太希望中国投资者在印度市场单干,而是采取和印度某些合作对象进行深度绑定的方式。以 App 等互联网产品为例,印度希望中国投资本国 App。

  对于实业,印度则希望中国找本土企业合资,深度绑定,减少中国投资者自主权,只有这样印度才放心。中国企业却很难接受,他们认为找到合适、靠谱的合作合资对象非常难。
  (邯郸微信平台

最新资讯
© 2018 河北码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冀ICP备18021892号-1   
© 2018 河北码上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op